帮助我们在联合国 #停止报复

呼吁各国停止对人权捍卫者的所有报复和恐吓行为:加入我们的活动!

人权捍卫者在其家庭、工作场所、社区和国家促进尊严、公平、和平与正义。他们挑战不尊重和无法保护人民的政府、退化和破坏环境的公司,以及延续特权和父权制的机构。对许多人来说,联合国 (UN) 是他们可以对抗侵权行为的最后一处场所了。

保证每个人都能安全和不受阻碍地诉诸国际和区域司法机制,这对于司法机制的有效性和相关性至关重要。与这些机构接触是一项基本人权。

人权捍卫者参与国际和区域机制的工作会取得更好的效果。捍卫者带来有关实地人权状况的重要信息和观点,国际和区域机制有赖于这些认知和信息输入来做出明智的决定。

人权捍卫者必须能够安全、不受阻碍地与联合国分享重要信息和观点。

然而,一些国家试图通过设置障碍——例如恐吓和报复——来逃避国际审查,目的是制造恐惧,并系统性地阻碍人权捍卫者与人权机制接触并与之合作

 

我们的诉求

每个人都有权与联合国接触并与之进行安全的沟通。

我们希望人权捍卫者在联合国能有一席之地,并能够有效和安全地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和机构接触。

我们希望在人权捍卫者与联合国接触或寻求与联合国的接触时,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对他们不要实施恐吓或报复。各国必须在联合国采取明确和公开的立场,反对恐吓和报复,并追究此类国家的责任。

因此,我们还呼吁各国公开谴责对与联合国接触的人员实施报复和恐吓,并提及具体的受害者案例。当恐吓和报复确实发生时,我们希望联合国能够有效地处理这些案件,支持受害者并推动问责和补救。

 

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们正在努力做到:

  • 关于在国际和区域多边进程中,不受阻碍的访问的价值以及报复的影响,提高政府官员、外交官、联合国专家、记者和人权团体对此的认识。
  • 动员外交使团,鼓励他们大声疾呼,并在联合国和其他地方提及对人权捍卫者进行报复的个别案件
  • 推动联合国专家处理个别案件,并就如何防止和应对与其工作相关的报复行为制定明确的协议

鼓励政府、活动人士和相关个人遭受报复和恐吓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站在一起

您可以怎么做?

我们一直在努力支持遭受多种形式的报复和恐吓的人权捍卫者个体和人权组织。您可以在以下五个案件的详述中了解更多信息。立即为他们采取行动并帮助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1.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来自白俄罗斯、布隆迪、中国、埃及和委内瑞拉的五个案件。
  2. 点击发送推文声援以下具体案例中的个人或组织。

关于白俄罗斯的维亚斯纳的推文 关于中国的江天勇的推文 关于埃及的易卜拉欣的推文 关于委内瑞拉的非政府组织们的推文 关于布隆迪的人权律师们的推文

这些案件背后的人们是谁?

点击案件,了解更多关于我们在本次活动中支持的人权捍卫者们

江天勇

中国

江天勇是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他一直在基层工作,捍卫土地和住房权利,促进弱势社会群体的权利,揭露系统性权利滥用的根源。

江天勇

中国

 

背景

 

江天勇是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他一直在基层工作,捍卫土地和住房权利,促进弱势社会群体的权利,揭露系统性权利滥用的根源。

 

他为中国备受瞩目的案件辩护,其中包括艾滋病毒感染者、法轮功学员、西藏抗议者和 2008 年毒奶粉事件的受害者。

 

尽管在 2009 年被政府任意地吊销了律师执业证,江天勇仍不懈地继续着他可贵的人权工作,以求改善中国的状况。他坚持谴责本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并且为众多被非法关押的知名人权捍卫者们提供支持。

 

发生了什么?

 

2016 年 11 月 21 日,江天勇在回家的路上被强行失踪,并被警方拘留。他与在中国访问的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于一个月前进行了会面,之后他就失踪了。

 

2016 年 12 月,四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就对江天勇采取的行动发出了紧急呼吁,其中提及他的失踪可能,至少部分是为了报复他与特别报告员的合作。

 

2017 年 11 月,江天勇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022 年 2 月,江天勇正式服完“剥夺政治权利”的三年刑期。然而,他实质上仍被软禁在罗山县。他在村里的行动受到罗山县各地公安和国保人员的严密监控,不允许他出境与在美国的妻子团聚。

 

此外,人们对他因软禁而无法获得医疗保障提出了严重关切。

 

我们的诉求

 

我们希望江天勇案被广泛认定为与联合国接触有关的报复案件,并希望他重新获得完全的自由。 我们希望各国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 51 届会议与助理秘书长的互动对话期间公开提出他的案件

 

呼吁采取行动

 

与我们一起呼吁各国对人权捍卫者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点击发送推文

声援江天勇,并呼吁各国提及他的案件,并要求结束对他的任意拘留,这样他才能继续作为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重要工作!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

江天勇的案件以及白俄罗斯、布隆迪、埃及和委内瑞拉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案件。

维亚斯纳人权中心

白俄罗斯

维亚斯纳人权中心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积极致力于白俄罗斯民间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人权,同时为人们维护自身权利和公共利益提供法律援助。

维亚斯纳人权中心

白俄罗斯

 

背景

 

维亚斯纳人权中心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积极致力于白俄罗斯民间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人权,同时为人们维护自身权利和公共利益提供法律援助。

 

维亚斯纳与联合国人权机构和机制的合作由来已久,随着白俄罗斯对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持续镇压,这种合作得到了加强。

 

由于与联合国的接触,维亚斯纳不断受到政府的骚扰和恐吓,包括对其办公室的突袭和对其成员的任意拘留。

 

发生了什么?

 

从 2020 年 8 月开始,在白俄罗斯总统选举后的广泛抗议以及维亚斯纳与联合国接触的知名度提高的背景下,白俄罗斯当局加强了针对该组织工作人员的打击力度。

 

目前,有 7 名维亚斯纳的成员因其为促进人权所做的重要工作而被拘留,面临“组织和资助严重违反公共秩序的集团行动”和“逃税”的指控。成员包括:主席阿莱斯·比亚利亚茨基、副主席瓦里昂森·史蒂法诺维奇、律师乌拉吉米尔·拉布科维奇、维亚斯纳志愿者网络的协调员玛法·拉布科娃、维亚斯纳在霍米耶的办公室负责人莱尼德·苏达连卡,以及志愿者塔齐亚娜·拉西萨安德烈·查皮克。拉布科娃和查皮克还被指控“暴动”和“参与犯罪集团”,拉布科娃还被指控“煽动敌意”——而事实上,他们正在努力让白俄罗斯的每个人都能享有人权。

 

维亚斯纳于 2020 年 11 月参加了对白俄罗斯的普遍定期审议(UPR),并于 2021 年 3 月在人权理事会通过了审议结果。该组织还参加了 2020 年 9 月的联合国安理会“阿里亚办法会议”,并于 2021 年 1 月在委员会对白俄罗斯进行审查之前向禁止酷刑委员会 (CAT) 提交了一份联合呈文

 

莱尼德·苏达连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的针对白俄罗斯的个人上诉是最多的,阿莱斯·比亚利亚茨基和瓦里昂森·史蒂法诺维奇在联合国的各种程序中发表过讲话。

 

2021 年 3 月 19 日,人权维护者状况特别报告员对白俄罗斯对人权捍卫者的镇压日益增加表示关切,包括对维亚斯纳成员的镇压。

 

我们的诉求

 

我们希望维亚斯纳案被广泛认定为是一系列与联合国接触有关的报复行为,并要求其成员能获释。我们敦促各国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 51 届会议与助理秘书长的互动对话期间公开提出此案

 

呼吁采取行动

 

与我们一起呼吁各国对人权捍卫者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点击发送推文

声援维亚斯纳,并呼吁各国提及此案,并要求结束对该组织成员的任意拘留,以便他们能够继续为白俄罗斯的民间社会开展重要工作。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

维亚斯纳的案件以及布隆迪、中国、埃及和委内瑞拉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案件。

4位人权律师

布隆迪

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是来自布隆迪的四位律师、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他们是布隆迪民间社会及当地社区备受尊敬的知名人士。

4位人权律师

布隆迪

 

背景

 

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是来自布隆迪的四位律师、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他们是布隆迪民间社会及当地社区备受尊敬的知名人士。

 

他们公开声讨和谴责布隆迪政府使用暴力,包括在 2015 年布隆迪前总统皮埃尔·恩库伦齐扎违反该国宪法寻求第三个任期而引起了公民抗议之后。

 

鉴于政府对抗议者的暴力攻击,律师们担心自己的安全,于 2015 年 5 月和 6 月逃离布隆迪。由于担心遭受更多报复行动,他们至今未能返回布隆迪。

 

发生了什么?

 

2016 年 7 月,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 (CAT) 对该国进行特别审查期间,四名律师向委员会提供了有关布隆迪政府侵犯人权行为的信息。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出席了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他们提交了一份特别报告,详细介绍了布隆迪政府对持不同政见者的虐待。

 

四名人权捍卫者在作为民间社会代表参加了禁止酷刑委员会会议后,在未经公正审判和未经证实的指控的情况下受到布隆迪法院的制裁。

 

此外,巴希拉希泽、尼永厄尔和恩希米里马纳被上诉法院立即取消律师资格,此后无法在布隆迪从事法律工作。尼加鲁拉被暂停执业一年,并被禁止担任律师协会执行委员会成员五年。

 

在检察官对捍卫者们启动取消律师资格的程序后,禁止酷刑委员会致函布隆迪政府,称他们认为对捍卫者们的行政制裁是一种报复行为。

 

2021 年 2 月 2 日,四名律师中的三人,阿梅尔·尼永厄尔、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是被缺席判处“叛乱和组织政变”的无期徒刑的 12 名捍卫者之一。判决还责令被告支付经济赔偿,包括没收其家庭的金融资产。

 

迄今为止,这四名律师尚未获得判决书副本,因此无法进一步上诉。律师们仍然处于律师资格被取消的状态并流亡国外。

 

我们的诉求

 

我们希望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的案件被广泛认定为构成报复行为。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返回布隆迪而不用担心受到威胁或监禁,并恢复他们安全执业的权利。我们呼吁各国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 51 届会议与助理秘书长的互动对话期间公开提出他们的案件

 

呼吁采取行动

 

与我们一起呼吁各国对人权捍卫者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点击发送推文

声援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并呼吁各国提及他们的案件,要求恢复他们在布隆迪安全有效地从事法律和开展人权工作的权利 ,因此他们可以继续他们的重要工作,让政府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

阿梅尔·尼永厄尔,迪厄多内·巴希拉希泽,沃透·恩希米里马纳和兰伯特·尼加鲁拉的案件以及白俄罗斯、中国、埃及和委内瑞拉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案件。

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

埃及

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是一名人权捍卫者和律师,致力于解决强迫失踪的问题。他是埃及失踪者家属协会的联合创始人和协调员。

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

埃及

 

背景

 

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是一名人权捍卫者和律师,致力于解决强迫失踪的问题。他是埃及失踪者家属协会的联合创始人和协调员。

 

该协会的网络专注于协助家属 寻找和调查被迫或非自愿失踪的亲人的命运。梅特瓦利·赫加齐在他自己的儿子于 2013 年 7 月失踪后创立了该组织,他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2017年9月,他在应联合国强迫和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邀请前往日内瓦的途中,失踪了两天,随后被任意拘留。五年后,他仍在拘留中。

 

发生了什么?

 

强迫和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邀请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参加 2017 年 9 月在日内瓦举行关于对埃及进行审查的第 113 次会议。在旅途中,该律师被失踪,后来遭到任意拘留。

 

由于他作为人权捍卫者的重要工作,他被埃及政府指控“成立和领导非法恐怖组织,与外国实体或组织合谋危害国家安全,以及传播虚假信息”。实际上,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的工作和奉献精神支持了数十个家庭应对亲人被迫失踪的愤怒和悲伤。他被拘留在妥拉的艾克哈布监狱的最高安全区,并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和酷刑。

 

对梅特瓦利的虐待愈演愈烈,他的拘留条件极其恶劣。尽管他患有严重的疾病,但医学专家拒绝对其进行检查。

 

2019 年 8 月 14 日,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通过了一项意见,认定对梅特瓦利的拘留具有任意性,并指出对他的拘留相当于对与联合国合作的报复行为。工作组认为应立即释放梅特瓦利并给予赔偿和其他补偿。

 

2019 年 11 月 13 日,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提交了一份来文信函,对梅特瓦利继续被拘留表示担忧,强调他“被拘留在相当于酷刑的条件下”。

 

我们的诉求

 

我们希望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案被广泛认定为构成对他与联合国接触有关的报复行为。我们希望他能获释,并呼吁各国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 51 届会议与助理秘书长的互动对话期间公开提出他的案件

 

呼吁采取行动

 

与我们一起呼吁各国对人权捍卫者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点击发送推文

声援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并呼吁各国提及他的案件,并要求结束对他的任意拘留,这样他才能继续作为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重要工作!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

易卜拉欣·梅特瓦利·赫加齐的案件以及白俄罗斯、布隆迪、中国和委内瑞拉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案件。

五个民间社会组织

委内瑞拉

加拉加斯受害者家庭委员会(COFAVIC)、委内瑞拉社会冲突观察站(OVCS)、正义与和平中心(CEPAZ)、公民控制和公共空间是五个致力于促进委内瑞拉人权的非政府组织。

五个民间社会组织

委内瑞拉

 

背景

 

加拉加斯受害者家庭委员会(COFAVIC)、委内瑞拉社会冲突观察站(OVCS)、正义与和平中心(CEPAZ)、公民控制和公共空间是五个致力于促进委内瑞拉人权的非政府组织。

 

这些组织有与联合国人权机构和机制接触的历史,鉴于委内瑞拉正在经历的多层面危机,这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努力,与联合国机制一起——包括 2019 年由人权理事会设立的委内瑞拉实况调查团(FFM),他们谴责了本国的虐待行为。FFM 的任务包括调查该国自 2014 年以来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上述民间社会团体传达的宝贵信息。

 

所有五个非政府组织都因与联合国的合作而被国家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和社交媒体上污名化和抹黑,其中包括并特别提到了公民控制的主任罗西奥·圣·米格尔和公共空间的主任卡洛斯·科雷亚。

 

发生了什么?

 

2020 年 9 月 24 日,真实的使命(Misión Verdad)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拆解“委内瑞拉独立实况调查团”的报告:消息来源》的文章。这篇文章将这五个非政府组织和主管列为消息来源,称对国家的指控没有得到支持,并指责他们接受外国资助“以破坏国家稳定”,从而抹黑他们。

 

文章中包含的一些信息是外交部长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随后,政府官员通过机构媒体渠道和官方网站等方式公开发表了针对民间社会成员的言论。

 

2020 年 11 月 9 日,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对这种对非政府组织的公开污名化表示担忧,他们说这似乎是对其他们与联合国(包括实况调查团)合作的报复行为。

 

2021 年 5 月 6 日,委内瑞拉政府回应任务负责人,称公共生活中的行为者所提及的内容不能被视为“骚扰”,并指出非政府组织作为民主辩论的主要参与者,会受到更高级别的审查并且应该对批评有更高的容忍度。

 

民间社会组织和人权捍卫者在与联合国接触后遭到公开污名化是报复和恐吓的一种形式。在这种情况下,有涉嫌虐待和违规历史的当局正在煽动对合法民间社会团体的骚扰。

 

我们的诉求

 

我们希望加拉加斯受害者家庭委员会、委内瑞拉社会冲突观察站、正义与和平中心、公民控制及其主任罗西奥·圣·米格尔和公共空间及其主任卡洛斯·科雷亚的案件被广泛认定为构成报复行为,我们希望结束对他们的公开污名化。我们呼吁各国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 51 届会议与助理秘书长的互动对话期间公开提出他们的案件

 

呼吁采取行动

 

与我们一起呼吁各国对人权捍卫者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您可以采取以下两项快速、有效的行动:

 

点击发送推文

声援委内瑞拉的民间社会组织,并呼吁各国提及他们的案件,并要求结束对委内瑞拉民间社会重要声音的污名化。

 

写信给各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处,敦促他们提及

此案以及白俄罗斯、布隆迪、中国和埃及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的案件。

您需要了解的联合国关于恐吓和报复的所有信息

人权捍卫者是变革的重要推动者。 他们在其家庭、工作场所、社区和国家促进尊严、公平、和平与正义。他们挑战不尊重和无法保护人民的政府、退化和破坏环境的公司,以及延续特权和父权制的机构。

对许多人来说,联合国 (UN) 是他们可以对抗侵权行为的最后一处场所了。然而,在这里,他们也受到政府的压制和骚扰。一些国家恐吓试图与联合国人权机构和机制接触以报告侵权行为的人权捍卫者和受害者,或对设法与联合国机构接触的人进行报复。这些政府将这些人权捍卫者视为敌人,将他们与联合国的接触视为对其形象和权力的威胁。

在过去几年里,报告显示的恐吓和报复案件的数量和严重程度都有所增加

恐吓和报复行为旨在制造恐惧或阻止捍卫人权的人与联合国接触。报复和恐吓有不同的形式,既有旅行禁令、官员及他人实施的威胁和骚扰、抹黑活动、监视、实行限制性立法,也有人身攻击、任意逮捕和拘留、酷刑和虐待(包括性暴力)、不允许就医,甚至还有杀人行为。

安全和不受阻碍地诉诸国际和区域司法机制的权利,以及在寻求正义时不受任何形式的恐吓或报复的权利,既是一项基本人权,也是这些机制的相关性和有效性所必需的。

人权捍卫者参与国际和区域机制的工作会取得更好的效果。捍卫者带来有关实地人权状况的重要信息和观点,国际和区域机制依赖于这些认知和信息输入来做出明智的决定。

在过去的 30 年里,联合国制定了许多机制来应对恐吓和报复行为。目前的主要机制是联合国秘书长每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收集和发布联合国不同人权机制记录的或受害者以其他方式提交的恐吓和报复事件。

此外,自 2016 年以来,主管人权事务的助理秘书长被指定为高级官员,负责领导联合国系统内应对恐吓和报复的工作。您可以在联合国的网页上找到更多信息。

虽然这项任命使得资源得到增加以及能更好地进行报告和跟进,但仍有空间加强联合国的应对措施。例如:

  • 没有明确的案件追踪和跟进系统,并且在联合国开展了 30 年防止报复的工作后,也没有长期分析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
  • 许多事件未被报告,还有些事件则被排除在外;
  • 很少有国家对报复采取明确、直言和公开的立场,呼吁其他国家停止这种侵权行为的国家就更少了;
  • 在过去的五份秘书长年度报告中,近 50% 的人权理事会(负责人权的主要国际机构)的现任成员国因实施报复而被提及;
  • 很少有人权捍卫者知道联合国处理报复的机制和/或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应用它们。

国际人权服务社力求确保国际和区域人权体系具有防止报复并确保在报复发生时进行追责的机制。国际人权服务社向面临风险的人权捍卫者提供保护性宣传,并努力提请相关官员注意涉嫌恐吓和报复的案件,以敦促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和应对措施。

在 2021 年 9 月 17 日至 10 月 4 日期间,人权理事会第 48 届会议上,各国通过谈判达成了一项决议,旨在加强联合国和各国对恐吓和报复的应对。国际人权服务社和合作伙伴通过会议、信件和社交媒体呼吁各国支持该决议,并抵制任何破坏和削弱它的努力。该决议最终于 2021 年 10 月 8 日获得一致通过!

该决议请秘书长将恐吓和报复与联合国合作者的问题提交大会。秘书长现在可以决定向联合国大会提交关于报复和恐吓案件的年度报告。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大会是联合国的主要决策论坛,所有 193 个国家都有代表出席。与联合国合作相关的报复和恐吓是一个严重的全系统范围的问题,在大会上由所有会员国讨论对于有效预防和解决这一问题至关重要。

国际人权服务社的 #停止报复 #EndReprisals 数据库

为了协助相关各方对报复和恐吓案件进行研究、分析和采取行动,国际人权服务社启动了一个在线数据库,汇编了联合国(UN)秘书长自 2010 年以来记录的恐吓和报复案件或情况。

  • 709

    自 2010 年以来,联合国秘书长报告的针对与联合国接触的人权捍卫者的恐吓和报复案件。

  • 76

    自 2010 年以来,联合国秘书长记录了各国的报复案件。

  • 11

    联合国秘书长发布的关于恐吓和报复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