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 29 条原则允许使用

中国

覃永沛:为无声者发声的律师

我们的中国律师专题系列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篇讲述了中国人权律师覃永沛的勇敢故事,他努力揭露政府的不当行为,却遭到中国政府的不公拘留。

人人都说他正直敢言。

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一直活跃于网络平台,他积极行使自己的权利,去质疑不合理的一切,去举报可疑的高官。

“这无疑是在钢丝上跳舞,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他的妻子邓晓云说。

在中国,选择仗义执言,似乎都不免招惹麻烦、甚至遭遇劫难。覃永沛的发声,令他曾被封禁九百余个微博账号、“今日头条”账号八十余个。他坚信,基于言论自由,他在网上发表的内容并没有罪。

2019年10月31日,覃永沛被南宁警方抓捕,随即受到刑事拘留,并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当日,他的妻子邓晓云正在外头,晚上她回到家里,女儿慌乱的说,“爸爸好像被抓走了。”然后,整个晚上,她怎么也联系不上覃永沛,再看看家里被动过的东西,有一种不祥预兆,直至听到一个可靠的消息,“他在那天下午,就被带走了。”

邓晓云说,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其丈夫,不过是杀鸡儆猴,扼杀追求公平和自由的声音。

“许多人做律师名利双收,可覃永沛却什么也没有,他不图名利,不图权钱,生来仿佛有着使命,要为世间不平呐喊。”
邓晓云

覃永沛是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

过去十几年的法律工作中,他曾为受当局打击报复的维权律师辩护,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他代理过的案件,包括非法行政拘留、工业污染、强拆房屋、冤假错案。

因为个性正直敢言,他在网上经常发帖批评官员滥用权力和侵犯人权,以致社交媒体账号常被关闭。

譬如他曾公开悬赏征集时任司法部长、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犯罪证据(2021年10月,傅政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免去公职和全国政协的职务);2015年,他实名举报时任南宁市公安局局长唐斌,并在微博发帖批评,并投诉至政法委。

2018年,他举报的唐斌升任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同年5月,当局吊销了覃永沛的律师执照,并责令关闭他的律师事务所。

随后,覃永沛成立了法律顾问服务公司,继续从事法律工作。大约在同一时间,他还参与共同创办“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声援被吊销律师执照的维权律师和提供互助。

因发布数以万计推文入罪

覃永沛被捕后,一直杳无音讯,代理其案件的李贵生律师也只获准阅卷,不获与覃永沛见面。

邓晓云为替丈夫维权,不时在Twitter发声,例如指出其丈夫的案件,已超出起诉后一年内要开庭的期限,质疑程序不当。

其后,2020年4月,当局找到她的哥哥,威胁称若她继续在Twitter为夫发声,她将会被抓捕;她的户口所在地(娘家)的政府人员又找到其弟弟以及父亲,要求转述“为了孩子不要做违法的事情”,邓晓云应该噤声。

2020年5月25日,李贵生律师收到覃永沛的《起诉意见书》,内容指,覃永沛在2014年起透过在微博、Twitter 发文,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等的方法,恶意抵毁、造谣国家领导人,攻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煽动不明真相群众,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产生质疑;以及他成立“中国律师后俱乐部”为非法组织,公然挑战国家司法权力。

收到《起诉意见书》后,李贵省向南宁当局提出要求并获准会见覃永沛。

覃永沛在听完《起诉意见书》后,认为自己的“犯罪事实”只是三四年前公开在网上发表的5万多条言论中筛选出来的1千多条,此外再无其他“犯罪证据”;他认为自己的案件是广西某些手握权力的人物对其进行打击报复。

无法会见亲属和奔丧

覃永沛被羁押后,一直无法与亲属会面,邓晓云寄给他的物资和书信,亦多次退回,“我记不清我寄给他的东西被退回多少次;想不明白我们的信,被扣押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要会见他,我忙里忙外盼了多久,才终于成功。”

覃永沛的89岁母亲,为见儿子一面,更曾绝食一星期,后来获法院批准在母亲节当日视像会见儿子,才恢复进食。 2021年7月11日,她与世长辞。邓晓云为覃永沛申请外出奔丧但被拒绝。

及至2021年8月4日,邓晓云终于见到丈夫覃永沛,她发现丈夫变得沧桑和憔悴,“我和女儿都被吓到,担心他身体出现了问题。”见面后,她在Twitter发文:

分离了643天,中间经历了老母亲病故,作为唯一的儿子不能奔丧,符合取保候审条件而不批准。今天下午,我终于见到覃永沛了。一开始,他瞪大眼睛拼命看我,我也是,有种梦幻的感觉。他瘦得日字脸变成了甲字脸,声音没有以前洪亮了。眼神没有之前蒙雾更发亮了。一头白发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内心有些心酸。

好几次我提醒他,你的眼神怎么像利刃,我有些害怕。他立刻恢复了熟悉的样子。然后他和我说,他的案子主要是他之前投诉得罪人了,把他列入黑名单上报政法委要整他。他无罪,要求公开审理他的案子。

邓晓云说,覃永沛平时喜欢看书,与人交谈,他这个人对皮肉之苦并不在意,但整天被困在里面不能看书,没有自由最让他难受了。“我担心他的精神状态会出现问题,所以我跟律师在尽力争取送书给他看。”曾有一次,覃永沛提出要求看圣经,邓晓云把圣经送到被看守所却被拦截,邓晓云认为,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对他来说比肉体上的痛苦更残酷。

闭门审讯

2021年12月31日,亦即覃永沛被羁押后的2年3个月后,他亲自到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闭门审讯。

在开审前夕,李贵生要求南宁市法院通知7名律师或法律界人士,作为辩方证人出庭作证,但遭法院拒绝。

只有他的妻子邓晓云和李贵生律师以辩护人身份出庭,“当时没有人旁听。整个法院都不对外工作了,就说,不公开审理,涉及到国家秘密。我作为亲属辩护人还能出庭,要不然真的是没有一个人旁听。”

她引述丈夫在庭上强调的一番说话:他说:“我指控一群危害共产党根基的人,只是被打击报复,因为我举报控告太多了。”

覃永沛指的打击报复,源自广西数年前一件家庭暴力纠纷。负责处理事件的七星公安分局的公安胡凯被指偏帮一家之主,妻子报案也拒绝受理。而桂林市公安局长仇祖和不仅没有惩处胡凯,还把他晋升至分局局长。

覃永沛获悉事件后决定举报两人,并把有关材料上载到互联网,没多久警方要求他删除资料,甚至威胁要拘捕他。

他在庭上说:“我是无罪的。”

目前,覃永沛的案件正待判决。此前,2022年2月4日,六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公开在2021年12月4日发送给中国政府的指控信函,详细列举中国政府对覃永沛及常玮平两位维权律师进行治打压,包括拘捕、起诉、强迫失踪、施加酷刑,以及骚扰和威胁律师家人的行为。要求中国政府对此做出回应。

 

本文由 29 条原则撰写。请在此处阅读我们的中国律师专题系列中更多的文章。

了解实时进展!

您想了解未来的活动、新闻、我们工作的最新信息、邀请和呼吁吗? 请在下面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