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media Commons

中国
亚洲
新闻

报复问题|与联合国合作的人权捍卫者继续受到威胁和攻击

9月14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表了关于对寻求与联合国进行人权合作的个人和团体进行报复和恐吓的年度报告(也简称为 "报复报告")。这份报告再次指出了一些非常令人担忧的威胁和攻击,使人权捍卫者噤声,报复他们与联合国合作,并有证据表明,一些国家制定了战略或系统性办法,以阻挠和惩罚那些提供与人权有关的信息、证据或证词的人。

Click here to read English version

人权捍卫者是国际人权体系的组成部分。如果他们不能安全地分享有关本国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的信息,整个际人权系统就会受到损害。

针对人权捍卫者继续受到威胁和攻击的模式包括,政府对人权捍卫者进行危险的恶意诽谤和杀害。在委内瑞拉,联合国加强了对局势的监测,但与人权机制合作的人权捍卫者却面临着的风险增加、污名化和骚扰。在菲律宾,人权捍卫者继续被政府构陷,被指控为恐怖分子。在洪都拉斯、印度、泰国、古巴和也门,人权捍卫者继续受到威胁和骚扰。在俄罗斯和喀麦隆,与联合国合作的捍卫者被拒绝进入自己的国家。在中国,从事人权工作的人士继续受到污蔑和诋毁,对曹顺利的死亡仍未进行调查,她因向联合国提供信息而入狱,并在关押中死亡。埃及、阿联酋、沙特的人权捍卫者因为从事国际人权活动,仍然被关押。国际人权服务社提交的材料中也提到其他国家的情况,包括巴哈马、巴西、布隆迪、墨西哥、摩洛哥和美国。

在世界各地,人权捍卫者继续为建立更加自由、平等、公正和可持续的社会而不懈努力。由于他们的工作,人权捍卫者继续面临着不可接受的风险。他们受到威胁、骚扰、污名化、攻击、监禁,甚至被杀害。

秘书长的报告指出,存在恐吓和报复行为的国家数量很多(今年有11个,而去年只有3个)。这些国家包括巴林、布隆迪、中国、古巴、埃及、印度、以色列、缅甸、沙特阿拉伯、斯里兰卡和委内瑞拉。秘书长前几次报告中提到的几乎所有案件都没有得到充分解决。

这份报告涉及中国的部分如下:

人权高专办收到的资料表明,前几份报告中提到的活动人士、人权捍卫者和律师仍然因为与人权机制接触或参加培训课程,包括与联合国工作人员一起参加培训课程而成为打击目标(见附件二)。本报告包括依据指控涉及对12人的报复行为,他们在本报告所述期间被拘留,被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已获释但在家中被软禁,或行动受到限制。2019年12月,助理秘书长以书面形式向政府提出了恐吓和报复的模式问题。

附件二中提及到的人权捍卫者包括陈建芳女士、王宇女士、秦永敏先生、赵素丽女士、縻崇标先生、李克珍女士、李文足女士、王峭岭女士、李和平先生、江天勇先生、多里坤·艾沙先生。

多个联合国组织鉴别了关于恐吓和报复的指控。据人权高专办报告,从2019年6月至2020年4月,有新案件发生,其中包括与联合国人权机制接触或尝试参加培训的15位人士,报复行为包括逮捕、拘留、拘留期间的虐待、强迫失踪、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旅行禁令和没收护照、扣押财产、审讯和监视。由于担心遭到进一步报复,姓名和更多细节未披露。2019年12月,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以书面形式向政府提出了恐吓和报复模式的问题。

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在2019年5月通过的意见中指出,对据称的两位被报复受害者的拘留具有任意性(见附件二),工作组发现有多起违反国际拘留标准的案件,这表明任意拘留是系统性的 (A/HRC/WGAD/2019/20,第92段)。

2020年8月17日,中国政府对本报告提及的案例作出答复,称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保护每一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不存在所谓的报复行为。中国政府对利用未经证实的信息和歪曲依法打击非法和犯罪活动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要求人权高专办停止干涉各国的内政和司法主权。

 

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请联络 Sarah M. Brooks (电邮地址 [email protected] ; 推特 @sarahmcneer),或者联络 Raphael Viana (电邮地址 [email protected] ; 推特 @vdraphael).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Related articles

人权理事会选举结果显示竞争性选举的重要性

10月13日早,联合国大会选出了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人权理事会的15个新成员,任期从2021年至2023年。15个席位有16名候选国家,只有一名候选国家沙特阿拉伯没有当选。中国和俄罗斯虽然当选,但在各自组别中当选得票最少。

上以强硬手腕和

手腕和手腕和手腕和手腕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