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亚洲
新闻

在第46届人权理事会上,中国加大力度阻止问责,国际社会需要采取原则性的行动

随着严重和广泛侵犯人权行为的可信证据不断增加,中国在人权理事会上以强硬手腕和策略获取外交支持并转移批评。巴切莱特高级专员应紧急启动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远程监测和报告。

Click here to read English version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开幕式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在她的全球最新动态中强调:在中国,“基本权利和公民自由继续受到以国家安全和防疫措施为名的限制”。这包括对人权捍卫者和律师的“任意拘留和不公平审判”,以及根据香港《国家安全法》对 “600多人因参与各种形式的抗议活动” 的调查。

背景

对香港、维吾尔族和藏族地区局势的讨论也在人权理事会开幕式的议程上,由13个国家的外长提出,其中包括 德国日本丹麦加拿大美国以及欧盟高级外务代表。土耳其外交部长武索格鲁重申对来自联合国和民间社会关于维吾尔人的信息表示关注,并 “期望透明度”,土耳其 “继续跟踪高级专员访问期间的事态发展”。联合国宗教自由专家在提交人权理事会关于反穆斯林仇恨的报告中指出,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反映出对维吾尔族和突厥族穆斯林的暴行证据越来越多,包括对系统强奸和性虐待的严重指控,普遍干涉宗教生活,强迫儿童与家人分离。

巴切莱特在两年半前公开要求迅速和不受阻碍地进入新疆,现在重申 “需要对人权状况进行独立和全面的评估”,同时仍然对她与中国政府的对话 “相信我们将找到双方愿意商讨的议题”。中国政府回应,对她 “以毫无根据的信息对中国进行肆意指责” 表示遗憾。

国际人权服务社项目主任萨拉·布鲁克斯表示:“从中国的强硬表态来看,我们不禁要问,高级专员所说的建设性对话是什么。”

布鲁克斯说:“提出要求的两年半以来,我们仍然没有看到中国或高级专员为推进无障碍访问公开采取任何有意义步骤。巴切莱特应该效仿她的前任在克什米尔委内瑞拉问题上采取的步骤,紧急开启远程监测和报告;否则,中国当局可能会耗尽时间。”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在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中指出,“大规模”的侵权行为 “超乎寻常”,各国 “有集体责任确保不会对此置之不理”。拉布从英国连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立场出发,敦促理事会 “履行职责”,通过一项决议以确保联合国人权专家能够 “紧急且不受限制地访问”。

政治与原则之争

在随后几周的理事会辩论中,二十个国家与高级专员以及关于人权捍卫者和酷刑问题的两名联合国独立专家进行了交流,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关切。奥地利 提请关注 “不成比例地针对维吾尔人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包括 “政治再教育营”。 捷克 敦促立即释放人权捍卫者余文生伊力哈木·土赫提塔西甫拉提·特依拜李昱函以及香港活动人士黃之鋒周庭林朗彥。甚至几个 “南方世界” 国家在采取更为谨慎策略的同时,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加纳简短地提出了关注,“敦促中国政府在任何时候都要继续保护和维护所有公民的人权”。

与此对抗,中国网罗到一群国家(名单如下),争取到更多的外交声援来支持白俄罗斯古巴发表的两份联合声明,表示支持中国在香港和新疆采取的行动。令人担忧的是,突尼斯、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等一些在多边论坛上已经树立起进步形象的国家,据报道却迫于压力而支持这些声明,或在人权理事会的双边发言中呼应 “国家主权”的说法。

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负责人戴海彦强调:“交易性外交,包括在疫苗方面的外交,在外交政策缺乏原则的环境中会大行其道。这些国家不对具体情况作出回应,故意选择对越来越多的性暴力、迫害和大规模拘留的指控视而不见”。

他补充说:“陷于这种外交交易的国家对任何有关侵犯人权行为的讨论都充耳不闻,不论这些侵权行为发生在哪里,他们对受害者和人权捍卫者的声音都不闻不问。”

在与高级专员的对话中, 中国人权律师滕彪 敦促高级专员声援独立民间社会,以及新疆、香港、西藏和其他地方的声音。点击此处阅读声明全文,或观看以下视频:

想方设法逃避审查

理事会任命的 “特别程序 ” 独立人权专家在会议期间提出关注时遭遇到了同样不妥协的反对,包括对个别专家进行攻击,并对特别程序制度本身进行威胁。中国代表在发言中指责联合国宗教自由问题专家 “充当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这促使理事会副主席打断了这位官员的发言,警告说 “贬低和煽动性言论(……)是规则所不能接受的”。联合国文化权利专家在报告中简短地提到了吹哨医生李文亮,以说明新冠措施对科学自由的影响。为此,中国代表团指责她 “无知”、“说中国的坏话”,敦促她 “自我反省,纠正自己的错误和误解”。

尽管中国政府使用强力手腕争取外交支持,但是对理事会机制及其独立专家的攻击仍可能疏远许多尊重权利的国家。系统地支持中国并反复引用《联合国宪章》敦促避免 “干涉内政”、破坏国家主权的核心国家集团仍然是有限的,而且大多没有公信力,因为这些国家经常因侵犯人权而受到应有的国际监督。争取积极反应的机会也在不断增加:从智利、哥斯达黎加到格鲁吉亚和韩国等53个国家,在一份由美国牵头的声明中提醒理事会,《联合国宪章》“也申明人权具有普遍性”,各国有责任 “确保侵犯和践踏人权的行为得到解决,包括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这些国家呼吁所有国家致力于保护各地的权利,“而不是使政府免受批评”。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萨拉·布鲁克斯( [email protected] 或推特 @sarahmcneer);或拉戴海彦( [email protected] 或推特 @vdraphael)。

白俄罗斯在与人权捍卫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期间发表了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签署国(69)如下阿富汗、阿尔及利亚、安提瓜和巴布达、孟加拉国、巴林、白俄罗斯、玻利维亚、布基纳法索、布隆迪、柬埔寨、喀麦隆、中非共和国、科摩罗、刚果共和国、中国、古巴、朝鲜、吉布提、多米尼克、赤道几内亚、厄立特里亚、埃及、埃塞俄比亚、加蓬、冈比亚、格林纳达、几内亚、几内亚比绍、伊朗、伊拉克、约旦、基里巴斯、科威特、老挝。莱索托、黎巴嫩、马尔代夫、毛里塔尼亚、摩洛哥、莫桑比克、缅甸、尼泊尔、尼加拉瓜、尼日尔、阿曼、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卡塔尔、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塞尔维亚、塞拉利昂、所罗门群岛、索马里、南苏丹、斯里兰卡、叙利亚、苏丹、塔吉克斯坦、汤加、多哥、突尼斯、乌干达、阿联酋、坦桑尼亚、委内瑞拉、也门、赞比亚、津巴布韦。

古巴在项目4一般性辩论中就新疆问题发表联合声明,签署国(64)如下:阿尔及利亚、安提瓜和巴布达、巴林、白俄罗斯、玻利维亚、布基纳法索、布隆迪、柬埔寨、喀麦隆、中非共和国、中国、科摩罗、刚果共和国、古巴、朝鲜、吉布提、多米尼克、埃及、赤道几内亚、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加蓬、冈比亚、格林纳达、几内亚、几内亚比绍、伊朗、伊拉克、基里巴斯、老挝、莱索托、黎巴嫩。毛里塔尼亚、摩洛哥、莫桑比克、缅甸、尼泊尔、尼加拉瓜、尼日尔、阿曼、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塞尔维亚、塞拉利昂、所罗门群岛、索马里、南苏丹、斯里兰卡、苏丹、叙利亚、塔吉克斯坦、多哥、突尼斯、乌干达、阿联酋、坦桑尼亚、委内瑞拉、也门、赞比亚、津巴布韦。

上以强硬手腕和

手腕和手腕和手腕和手腕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