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erav Bhatt / Flickr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亚洲
新闻

联合国一致谴责香港新的国家安全法

香港新的国家安全立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担心其可能进一步削弱公民自由和基本自由,以及民间社会与联合国的互动。国际人权服务社 (ISHR) 呼吁废除这项法律,并停止将与联合国机构的合作解释为国家安全威胁。

2024 年 3 月 19 日,香港政府根据《基本法》第 23 条(俗称第 23 条)制定《维护国家安全条例》,这部新的国安法引发了人们对香港公民自由进一步受到侵蚀的广泛担忧。该立法引入了 39 项过于宽泛的国家安全犯罪,包括叛国罪、煽惑叛离罪、窃取国家秘密和境外干预罪,它还赋予当局广泛的权力,包括闭门审判和在不起诉的情况下拘留嫌疑人长达十六天。

经过短暂的公众咨询后,该法律迅速通过了立法程序,并在提交后仅十一天就获得通过。由“爱国者”议员组成的香港立法会以 89 比 0 的投票一致通过了该法案。即使是通常投弃权票的议长也投了赞成票。更诡异的是,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在投票程序实际开始前20分钟就早早宣布了投票结果。

宣布后不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 (Volker Türk) 对于不顾联合国提出的重大人权问题而仓促通过该法案表示严重关切。在对该法律的模糊性和潜在任意性的批评中,他强调了该法律给人权捍卫者和记者带来的风险,及其对合法言论和行为的寒蝉效应。高级专员还警告说,“外部力量”的广泛定义可能会阻碍与人权组织和联合国机构的接触,这违背了与国际人权机构沟通和合作的权利。

对于这样一项对人权有重大影响的重要立法,不经过彻底的审议和有意义的协商就予以通过,是香港人权保护的倒退。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 (Volker Türk)

古特雷斯秘书长在其关于因与联合国合作而遭到报复的年度报告中已经警告说,限制性法律会对与联合国的接触产生寒蝉效应,从而巩固活动人士的自我审查。联合国专家和律师对于在香港媒体企业家黎智英“与外国势力勾结”的审判中,联合国被视为“外国实体”表示担忧

蒂尔克的这一声明是在他上次就中国人权状况发表公开声明一年后发表的,当时他谴责了在 2023 年 4 月对人权捍卫者丁家喜和许志永分别判处12年和14年徒刑。

蒂尔克措辞强硬的声明表明了联合国对该法案及其通过方式的深切关注。虽然早些时候公开表达担忧可能会在阻止该法案当前版本获得通过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但蒂尔克的言论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表明他愿意在中国无视国际法时做出强有力的发声。

在 2024 年 3 月 22 日发给中国的信函中,联合国特别程序专家对第 23 条可能会限制个人和团体参与国际人权机制的权利、从而导致因与联合国合作而遭到报复深表担忧。该立法将“与外部势力勾结”和“外部干涉”定为犯罪,其中“外部势力”的定义包括国际组织,这是一个广泛而模糊的术语,其中还可能包括联合国。此外,联合国专家呼吁废除该法律的域外适用,并进行彻底审查,以确保其符合国际法。

联合国长期以来对香港国家安全立法的担忧

第 23 条是在北京于 2020 年 7 月实施的《国家安全法》(NSL) 的背景下出现的,该法因削弱香港的自治权和模糊地将异议人士定为犯罪而受到批评。《国家安全法》针对所谓的分裂国家、颠覆、恐怖主义和与外国势力勾结的行为,可能判处无期徒刑,自颁布以来已导致至少 260 人被捕。

国际人权服务社 (ISHR) 此前曾警告《国家安全法》对香港民间社会与联合国及其代表的安全和不受阻碍的接触产生不利影响。国际人权服务社 2022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解释道,“随着《国家安全法》的实施,香港以及与香港有联系的个人或组织在向联合国提出人权问题时面临更大的风险。”

在 2022 年 6 月关于香港实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 的调查结果中,联合国委员会敦促香港废除《国家安全法》,并确保新国家安全法的立法过程公开、包容、透明,并得到民间社会和公众的积极参与。自 2022 年以来,当一系列联合国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的公开审查期间要求作出澄清时,香港当局并未排除与联合国机构的互动可能属于《国家安全法》的范围。2024 年 2 月针对第 23 条法案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咨询结束后,香港人权资讯中心对新法律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立法程序和拟议的第 23 条直接违背了联合国人权机制对香港政府适用的人权义务的权威解释。
香港人权资讯中心 (Hong Kon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也强烈反对第 23 条,认为这是对《国家安全法》的进一步严厉演变,将损害香港的自治权,并担心这项立法可能会导致同侪监视加强,并在香港创造一种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的环境。

【第23条是】国家安全法的全面升级,打击香港的自治和香港人在世界各地的权利。它还将鼓励同侪监视,并在香港激起文化大革命气氛。
香港民主委员会 (HKDC)
香港实施第 23 条,加上现行的《国家安全法》,使人权捍卫者处于危险境地。如果香港当局不明确保证与联合国的接触不受这些法律的约束,活动人士和非政府组织将面临更大的报复威胁,它还加剧了对有意义地参与国际人权机制的寒蝉效应。
国际人权服务社中国项目专员 Lee Chung Lun

香港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媒体大亨黎智英和人权捍卫者邹幸彤等人被拘留,引起了全球的关注。联合国特别程序专家于 2021 年2023 年对《国家安全法》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香港废除《国家安全法》并确保其遵守国际人权义务。这在最近于 2024 年 1 月进行的中国普遍定期审议 (UPR) 期间得到了响应,18 个国家提出了对香港人权的关切,其中 10 个国家建议废除或审查《国家安全法》。

第 23 条和国家安全法反映了中国在国家安全方面令人不安的做法,反映出中国对维吾尔族、西藏人和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者所采取的镇压措施。根据联合国专家的建议,国际人权服务社呼吁联合国会员国敦促中国和香港当局:

  • 废除第 23 条《维护国家安全条例》及 2020 年 6 月的《国家安全法》;
  • 释放所有根据这些法律被任意拘留的个人;
  • 停止将与联合国机构的合作解释为国家安全威胁,并公开明确保证与联合国的接触不属于国家安全立法的范围;
  • 停止对与联合国接触或合作以及行使其权利维权的人的一切恐吓和报复行为。

Related articles

人权组织呼吁日内瓦设立永久纪念碑向曹顺利致敬

2014 年 3 月 14 日,在中国女性人权捍卫者曹顺利于关押期间去世的十年之后,民间社会组织、联合国工作人员和外交官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外举行的庄严招待会上向她致敬。人权组织揭幕了曹顺利的半身纪念像,呼吁日内瓦当局将其设为永久的公共纪念碑,用以纪念她和因与联合国合作而遭受报复的人权活动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