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Credits: UN Photo / Jean Marc Ferré

中国
亚洲
新闻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访华以失败告终,错失历史性机遇

人权高专米歇尔·巴切莱特罕见地到访了广州,以及维吾尔地区的乌鲁木齐市和喀什市,而同期泄露的“新疆警方档案”则提供了北京高层默许镇压维吾尔人的新证据。令人遗憾的是,她的访问缺乏强有力的公共外交(强有力的公开声明)和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定期监测的具体步骤。

巴切莱特的广州声明结束了她失败的中国之行,这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17 年来首次访问该国,在她进行为期 6 天的访问之际,非政府组织和来自特别程序[1] 和条约机构[2] 的联合国专家多年来收集了丰富多样的信息,详细说明了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巴切莱特错过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能对中国的人权危机进行实质性监测奠定基础的机会。虽然人权高专办收集了重要证据,但她的讲话表明她对该国的人权挑战缺乏了解。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尽管60 多个维吾尔族、藏族、香港、中国大陆和国际的非政府组织发出了联合呼吁,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表示她的访问不是调查,而是一个“相互倾听、提出关切”的机会。她的声明以非常轻松的话语列举了广泛的关切。她表示“无法评估”拘禁营的全部规模——她使用了中国政府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这一用词——并转述了北京声称该系统被“拆除”的说法,但并未说明她是否得到任何相关证据。

在声明中她首次提到了西藏,但只说她与当局“讨论了教育政策”,而并没有明确的建议。

巴切莱特还简要提到了人权捍卫者在中国国家安全框架下受到“惩罚”,尽管联合国工作组和特别报告员进行了广泛的监测,但她没有提及任何被拘留的人权捍卫者的个案。她提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为任意拘留,而联合国专家则重申,这也是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

巴切莱特甚至都达不到联合国自己的独立专家和委员会在记录全国范围内侵犯人权的规模和严重程度方面所做工作的基准。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2020 年 6 月,超过 50 名联合国独立专家呼吁“采取果断措施保护中国的基本自由”,包括由人权理事会建立“一个公正和独立的联合国机制,每年密切监测、分析和报告人权状况”。他们还重申了对一系列问题的严重关切,包括“特别是在新疆和西藏对人民的集体镇压,全国各地的律师被拘留、人权捍卫者被起诉和被失踪” 。

巴切莱特称赞她此次访问取得的成就,包括高专办与中国政府之间建立了“年度战略会议”,以及“促进实质性交流和合作的工作组”,但她没有说明这些交流是否会公开,也没有说明它们将在何时以何种形式进行。

人权组织多年来一直在指出西方政府与中国的双边人权对话效率低下:这对政府来说就是一番公关演练,并没有为受害者带来具体结果,也没有公开报告以追究当局的责任。尽管一再警告,巴切莱特还是要犯同样的错误。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与 2000 年代不同的是,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不再是一个还保有一定限度人权对话空间的国家。作为非政府组织,我们在中国问题上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们,闭门对话是行不通的:发声不仅仅是原则问题,它还是我们在中国推动人权变革上的唯一筹码。遗憾的是,高级专员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在她的新闻发布会上,巴切莱特在回应中国官方媒体时广泛谈论了美国的枪支暴力,但关于她对维吾尔地区侵犯人权行为的评估只做了简短的回答。

联合国最高人权决策机构人权理事会的特点是,关于中国人权危机的辩论日益两极分化,北京将其描述为西方“干涉中国事务”。过去几年,40 多国政府一直在指责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中国则是通过动员外交盟友做出谴责批评来作为回应。

这不仅是对她的考验,也是对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公信力的考验,然而她失败了。她的访问将对公正、多边地应对中国人权危机的前景产生持久的影响,而这只会助长北京根深蒂固的有罪不罚意识。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巴切莱特一直在拖延发布联合国关于维吾尔地区的报告,这与她在整个任期内解决所有其他国家危机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她现在唯一该做的事就是立即发表她的报告,向中国提出强烈建议,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Raphael Viana David,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国际人权服务社呼吁高级专员:

  • 立即发表人权高专办关于维吾尔地区的报告,向中国政府提出明确而强有力的建议,并以简报形式在人权理事会上介绍她的调查结果。
  • 确保已建立的与当局对话的“年度战略会议”和“工作组”具有公共性质,包括对政府的具体实质性的关注和建议,并与不同的民间社会团体进行有意义的磋商。

国际人权服务社还呼吁中国政府兑现对于人权高专办后续访问的承诺,允许立即不受限制地进入香港和西藏地区。

[1] 特别程序来文 CHN 13/2018; CHN 21/2018CHN 18/2019; CHN 14/2020; CHN 18/2020; CHN 21/2020; CHN 4/2021; CHN 5/2021,以及 2021 年 3 月 29 日的新闻稿。

[2] 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结论性意见 (2018)和后续信函 (2020),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CESCR)议题清单  (2021),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议题清单 (2021)。

了解实时进展!

您想了解未来的活动、新闻、我们工作的最新信息、邀请和呼吁吗? 请在下面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