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中国释放维权者并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国际人权服务社、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The Rights Practice 和 The 29 Principles 正在动员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终止以强迫失踪用来压制捍卫人权的人。

请加入我们的活动!

在中国,勇敢的活动人士正在努力改善同胞们的日常生活,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与他人平等对待、和平抗议或信奉宗教的权利。但中国政府担心他们的行为和批评会挑战和削弱其权威。像维吾尔人和藏人一样,许多捍卫人权的人受到压制和噤声,而当局找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让他们消失

丁家喜是中国著名的人家和律201912月,当局使用其镇压工具之一瞄准了丁家喜——用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使他失踪。6个月来,没有人知道丁家喜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根据他的证词,在他被拘留期间,警察对他施以酷刑。他被绑在“老虎凳”上,被剥夺睡眠,被不断暴露在人为的亮光和巨大的噪音中。2020年6月,他被告知在临沂市,在未见律师的情况下被正式逮捕。2021 年1月,律师收到通知说丁家喜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直到那时,他才被允许见律师。然而,他的律师不被允许完整查阅案件卷宗,也不能自由地与他会面。自 2019 年以来,丁先生一直不被允许与亲人见面或交谈。他的拘留条件很差,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他的审判一再被推迟,而没有明确的理由。丁家喜现在随时可能被审判。

自2012年以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并修改了刑事诉讼法中的几个条款,赋予警方可以让任何人失踪并关押到秘密地点的权力:这就是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常用英文称为 “RSDL”)。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这些人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里被剥夺与外界的所有联系,甚至与家人或律师也无法联系。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这给他们的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失踪者受到审讯并经常遭受酷刑。与此同时,尽管他们的家人必须克服各种障碍和风险,但他们仍然坚持要求了解亲人的下落,坚持为他们所遭受的苦难寻求正义。

联合国人权专家们很明确: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强迫失踪的形式。据估计,有多达57,000人处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下,强迫失踪在中国十分普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使家庭支离破碎,其目的是向中国的人权运动灌输恐惧

许多人权活动家已经停止在其社群宣传尊严、和平与正义,因为他们害怕遭受警方的这种被失踪。这种强迫失踪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是国际法禁止的。每个人都应该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并参与社群的生活。

我们想要实现什么?

我们想要中国政府废除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国刑事诉讼法第 74 79 条),并为受害者带来真相和正义。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应该在与中国政府进行任何人权交流的议程中占据重要位置。我们想要世界各国政府大声疾呼,并利用所有双边和多边渠道向中国政府施压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我们想要联合国加强对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视,并继续向当局施压,要求他们遵守国际法和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对被失踪的维权者及其亲属而言,能感受到支持至关重要。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媒体、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更加关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共同声援被失踪的中国人权捍卫者及其亲属。

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们正在努力:

  • 提高政府官员和外交官、联合国专家、记者和人权组织的意识和法律理解,将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视为国际法禁止的一种强迫失踪的形式。我们创建了一个简短的文档,对它做出了清晰的解释,同时也在线上和线下广泛传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这个词。
  • 通过会议和信函动员外交使团,并鼓励他们在联合国和其他双边和多边空间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问题发表意见
  • 推动联合国专家处理个案,仔细研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使用和影响;
  • 鼓励政府、活动家和相关的个人共同声援失踪的人权捍卫者及其亲属。

 

您可以怎么做?

我们选择了三个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您的行动可以带来改变。现在就为他们采取行动吧!

呼吁中国当局 #释放丁家喜 #ReleaseDingJiaxi

呼吁中国当局 #释放丁家喜 #ReleaseDingJiaxi

丁家喜是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和律师。2019年12月,当局使用其镇压工具之一瞄准了丁家喜——他们用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系统使他失踪。6个月来,没有人知道丁家喜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根据他的证词,在他被拘留期间,警察对他施以酷刑。 2020年6月,他被告知在临沂市,在未见律师的情况下被正式逮捕。2021 年1月,律师收到通知说丁家喜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直到那时,他才被允许见律师。然而,他的律师不被允许完整查阅案件卷宗,也不能自由地与他会面。自 2019 年以来,丁先生一直不被允许与亲人见面或交谈。他的拘留条件很差,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他的审判一再被推迟,而没有明确的理由。丁家喜现在随时可能被审判。我们呼吁中国当局确保对丁家喜的审判是公正的并符合国际标准,并立即释放他。

加上您的声音

常玮平

常玮平是一名人权律师,他为那些因健康状况、性别、性别认同和性取向而遭受歧视的受害者,或因言论自由或宗教信仰而成为目标的受害者提供无偿的法律援助,他还帮助其他因合法行使人权而面临司法骚扰的活动人士。2020 年 1 月 12 日,他在一个月前参加了在厦门举行的人权律师和公民非正式聚会后,宝鸡市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对他进行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十天后,他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2020 年 10 月,在经历了几个月警察的持续恐吓和行动限制后,他在 YouTube 上发布的一段视频,谴责了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所遭受的酷刑。2020年底,宝鸡市司法部门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2020 年 10 月 22 日,他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失踪。

余文生

2021年马丁·恩纳尔斯奖获得者余文生是中国人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他参与了空气污染诉讼,主张建立宪政,并且不怕接手一些高度敏感的案件。
为此,当局于 2018 年 1 月 16 日吊销了他的法律执照。三天后,在他发表公开信呼吁宪法改革的第二天即被强行失踪。他于 2019 年 5 月 9 日被秘密审判,然而他的妻子许艳直到 2020 年 6 月才被告知他被判入狱四年。
余文生预计将于 2022 年 3 月 1 日离开江苏省的南京监狱,在被拘留 50 个月后,他即将服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刑期。早在 2019 年 5 月,联合国专家就得出结论,对他的拘留是任意的,并呼吁政府释放他。此后,一些政府和联合国专家也在呼吁释放他。
在国际社会的持续施压下,余文生于2022年3月1日离开南京监狱,在服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刑期后在北京与家人团聚。

您也可以帮助提升意查看我们 “活动工具箱” 中的信息和社交媒体材料,并与您所在国家/地区的外交部、您认识的记者、您的朋友或您的社交媒体关注者分享——不要忘记加上 @ISHR_chinese #StandWithDefenders #RepealRSDL 的标签。

活动工具箱

活动工具箱

下载我们的 “活动工具箱”,清晰地了解为什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帮助我们在您的圈子里提升对这个重要问题的相关意识(朋友、您认识的记者、您的社交媒体关注者)。

下载活动工具箱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到底是什么?

2012 年,中国修改了刑事诉讼法,包括在第73条中新增一项规定,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常用英文称为 “RSDL”)。

条款施逮捕前就授将某人关押在警察选择的任何地点或建筑物中,可以达6个月,而无需披露地点,并且司法审查的可能性和正当程序非常有限。

对于许多律师而言,该条款仅仅是使警察现行的在“非法”地点(旅馆、餐馆、废弃的建筑物)的审讯行为合法化:通过赋予其合法性,在这些地点获得的任何信息现在都可以在法庭上使用。然而,将它入中国国内法律并不意味着它在国法之下是合法的

根据国际人权标准,正如联合国独立专家反复指出的那样:将个人单独监禁 + 进行调查 + 长期 + 不透露他们的下落 = 秘密拘留 = 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

而言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迫失踪的一种形式。而且根据所有国际法律来源来看,强迫失踪是在任何情况下都禁止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根据保护卫士的研究

  • 2013年至2020年期间,有多达57.000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自2016年以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使用出现了快速增长,2020年达到,与2019年相比136%
  • 虽然这些人并不都是人权捍卫者,但普遍认为种措施是用来恐吓和迫因从事人相关工作而押的一种策略

20188月,由10合国人成的小组给中国政府写了一封,询问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规定。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全国人大将修改刑事诉讼法,民间团体和中国律师对第73条非常关注。专家们从整体上研究了法律,特别是第 73 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条款,并解释了它不符合国际标的方面,包括中国自己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

联合国专家根据所获得的信息、对中国情况的了解以及他们在国际人权标准方面的专业知识,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定义和实际使用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明确的结论。断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剥夺了[被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被关押人]获得公平审判的基本权利,有可能损害这些被关押者身心健全的权利,并剥夺了在这些条件下被关押的人获得律师和家人探视的权利
  • 赋予警察和公安部门太多权力,这种权力被滥用于任意逮捕
  • 被用来压制言论、集会、结社自由以及捍卫人权的和平和合法权利

而言之:通制定和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国未能履行其具有束力的国义务

在2020年3月的公开声明中,包括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在内的一组独立人权专家,“尽管专家们多年来一直重申其立场,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与国法不相符,但中国仍持续使用这种措施,专家们对此表示震惊。作为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这一措施允许当局绕过刑法规定的常规程序,将个人拘留在秘密地点长达六个月,不对被拘留者进行审判或禁止其接触律师。这种做法使个人更容易遭受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在2021年9月关于张展、陈梅和蔡威案件的法律意见书中,另一组联合国独立专家–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WGAD)–“呼吁政府废除关于RSDL的规定”。他们回顾了他们与其他联合国专家反复表达的关切,即RSDL。

  • 是一种强迫失踪的形式
  • 违反了每个人不被任意剥夺自由的权利、毫不拖延地向法院质疑拘留的合法性的权利,以及被告人通过自己选择的律师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 本身可能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甚至是酷刑,此外还可能使[遭受RSDL关押的人]面临更多的虐待风险,包括酷刑行为。
  • 被用来限制人权维护者及其律师行使言论自由、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的权利’。

在2021年的年度报告中,工作组指出,中国政府在七年多之后仍然没有对他们访问中国的请求作出积极回应;同时,在2018年和2019年的报告期间,工作组受理的强迫失踪悬案数量增加了40%以上,从68起增加到98起。

在禁止酷刑委员会(CAT)对中国的2015年审查中,该委员会对RSDL表示 “严重关切”。它建议中国

  • ‘作为紧急事项,废除《刑事诉讼法》中允许[RSDL]的规定’,并’同时’
  • 确保检察院迅速审查所有关于[RSDL]的决定,’确保被指定为可能被起诉的被拘留者尽快被起诉和审判,那些不被起诉或审判的人立即被释放
  • 确保’如果拘留是合理的,被拘留者[被]正式说明情况,并被关押在官方认可的拘留场所’。
  • 确保’对虐待被拘留者负有责任的官员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禁止酷刑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负责审查各国对《禁止酷刑公约》的执行情况。

它仍在等待中国政府的定期报告,该报告应于2019年12月9日提交,以便恢复对中国的审查。

我们询问了中国律师对RSDL的看法。请查看我们下面的中国人权律师系列文章。

– 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的几个问题

– 试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对国际人权公约的违反

– 公安机关为什么使用指定居所监所居住?

  • 5万7千

    人(估计)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3年至2020年期间)

  • 6

    个月:警方可以将某人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的最长(通常是平均)时间

  • 2

    个国家于2018年中国在联合国进行人权审查期间建议中国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德国和瑞士

活动资源

想了解更多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强迫失踪和国际人权标准的信息?请查看我们更多的资源!

丁家喜的故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中国运作的一则实例

丁家喜是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和律师,他的故事体现了中国当局如何运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这个系统来压制活动人士。国际人权服务社( ISHR )与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Sophie Luo)和维吾尔艺术家 Yette Su 合作,讲述他的故事。我们希望这有助于提高人们对他案件的认识,以及中国 #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RepealRSDL 的必要性。

联合国专家分析:中国滥用国家安全限制人权

过去四年来,联合国人权专家对中国政府经常滥用国家安全立法监禁人权捍卫者、律师和记者表示严重关切。在今天新发布的双语图文简释中,根据联合国致北京当局的 23 封信,国际人权服务社记录了联合国专家的法律分析。

活动合作伙伴

Safeguard Defenders

保护卫士

保护卫士 Safeguard Defenders (SD) 是一个关于人权的非政府组织,成立于 2016 年,致力于在亚洲一些人权环境最恶劣的国家从事并支持当地的实地活动,以保障基本权利,促进法治,并提高当地民间社会和人权捍卫者的能力。保护卫士还致力于反击中国破坏国际法治和法治秩序的企图。
Safeguard Defenders

保护卫士

The Rights Practice logo

The Rights Practice

The Rights Practice是一家位于伦敦的慈善机构,致力于支持在亚洲、尤其在中国从事人权工作的人。机构的工作侧重于公平审判权、剥夺自由和死刑等问题。
The Rights Practice logo

The Rights Practice

The 29 Principles

29 条原则

29 项原则 The 29 Principles(实际上是基于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是最近在英国成立的组织,旨在通过国际宣传和其他努力为人权律师提供支持。最初的侧重点是中国的律师。我们正在邀请英国和欧洲的律师加入我们的行列,以支持我们的事业。
The 29 Principles

29 条原则

ishr logo

国际人权服务(ISHR)

国际人权服务组织 (ISHR) 是一家总部位于日内瓦和纽约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促进和保护人权。我们通过支持人权捍卫者、加强人权体系以及领导和参与人权变革联盟来实现这一目标。
ishr logo

国际人权服务(IS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