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中国释放维权者并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国际人权服务社、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The Rights Practice 和 The 29 Principles 正在动员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终止以强迫失踪用来压制捍卫人权的人。

请加入我们的活动!

在中国,勇敢的活动人士正在努力改善同胞们的日常生活,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与他人平等对待、和平抗议或信奉宗教的权利。但中国政府担心他们的行为和批评会挑战和削弱其权威。像维吾尔人和藏人一样,许多捍卫人权的人受到压制和噤声,而当局找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让他们消失

2020年10月22日,整整一年前,常玮平律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并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方式失踪。常律师是一位很有前途的人权律师,他从不回避代理“敏感”的案件,包括中国“Me Too”期间性骚扰的受害者,因性别或性取向而遭受歧视的受害者,或因行使宗教信仰或言论自由的权利而遭受打压的受害者。在此次被捕前十天,他发布了一段视频,声称他在与其他活动人士会面后一个月,即2020年1月曾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关押,他谴责了在关押期间所遭受的酷刑。联合国专家公开呼吁释放他。没人知道他被关在哪里。

自2012年以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并修改了刑事诉讼法中的几个条款,赋予警方可以让任何人失踪并关押到秘密地点的权力:这就是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常用英文称为 “RSDL”)。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这些人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里被剥夺与外界的所有联系,甚至与家人或律师也无法联系。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这给他们的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失踪者受到审讯并经常遭受酷刑。与此同时,尽管他们的家人必须克服各种障碍和风险,但他们仍然坚持要求了解亲人的下落,坚持为他们所遭受的苦难寻求正义。

联合国人权专家们很明确: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强迫失踪的形式。据估计,有多达57,000人处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下,强迫失踪在中国十分普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使家庭支离破碎,其目的是向中国的人权运动灌输恐惧

许多人权活动家已经停止在其社群宣传尊严、和平与正义,因为他们害怕遭受警方的这种被失踪。这种强迫失踪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是国际法禁止的。每个人都应该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并参与社群的生活。

我们想要实现什么?

我们想要中国政府废除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国刑事诉讼法第 74 79 条),并为受害者带来真相和正义。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应该在与中国政府进行任何人权交流的议程中占据重要位置。我们想要世界各国政府大声疾呼,并利用所有双边和多边渠道向中国政府施压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我们想要联合国加强对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监视,并继续向当局施压,要求他们遵守国际法和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对被失踪的维权者及其亲属而言,能感受到支持至关重要。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媒体、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更加关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共同声援被失踪的中国人权捍卫者及其亲属。

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们正在努力:

  • 提高政府官员和外交官、联合国专家、记者和人权组织的意识和法律理解,将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视为国际法禁止的一种强迫失踪的形式。我们创建了一个简短的文档,对它做出了清晰的解释,同时也在线上和线下广泛传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这个词。
  • 通过会议和信函动员外交使团,并鼓励他们在联合国和其他双边和多边空间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问题发表意见
  • 推动联合国专家处理个案,仔细研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使用和影响;
  • 鼓励政府、活动家和相关的个人共同声援失踪的人权捍卫者及其亲属。

您可以怎么做?

共同声援! 对于失踪的维权者及其亲属来说,能感受到支持至关重要。

通过写明信片与常律师的妻子陈紫娟分享声援信息,并通过点击下图在您的社交媒体上与她分享。 在发推文之前可以对其进行个性化设置。您也可以将链接复制粘贴到浏览器中:https://ctt.ac/c1DU7

您也可以帮助提升意识!查看我们 “活动工具箱” 中的信息和社交媒体材料,并与您所在国家/地区的外交部、您认识的记者、您的朋友或您的社交媒体关注者分享——不要忘记加上 @ISHR_chinese #StandWithDefenders #RepealRSDL 的标签。

我们本次活动关注的人权捍卫者们是谁? 来认识一下常玮平!

我们本次活动关注的人权捍卫者们是谁? 来认识一下常玮平!

常玮平是一名人权律师,他为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行使,以及因健康状况、性别、性别认同和性取向而遭受歧视的人群的权利问题提供无偿律师服务。他还为其他因合法行使人权而面临司法骚扰的活动人士提供帮助。 2020年1月12日,他于一个月前在厦门参加了一次人权律师和公民的非正式聚会之后,就被宝鸡市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将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十天后,他以“保释候审”获释。 2020年10月,经过数月间持续的警方恐吓和行动限制,他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谴责了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时所遭受的酷刑。 2020年底,宝鸡市司法机关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2020年10月22日,他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失踪。

请发消息声援他的妻子陈紫娟!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到底是什么?

2012 年,中国修改了刑事诉讼法,包括在第73条中新增一项规定,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常用英文称为 “RSDL”)。

该条款实施逮捕前就授权允许将某人关押在警察选择的任何地点或建筑物中,可以长达6个月,而无需披露该地点,并且司法审查的可能性和正当程序非常有限。

对于许多律师而言,该条款仅仅是使警察现行的在“非法”地点(旅馆、餐馆、废弃的建筑物)的审讯行为合法化:通过赋予其合法性,在这些地点获得的任何信息现在都可以在法庭上使用。然而,将它纳入中国国内法律并不意味着它在国际法之下是合法的

根据国际人权标准,正如联合国独立专家反复指出的那样:将个人单独监禁 + 进行调查 + 长期 + 不透露他们的下落 = 秘密拘留 = 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

简而言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是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而且根据所有国际法律来源来看,强迫失踪是在任何情况下都禁止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2018年8月,由10名联合国人权专家组成的小组给中国政府写了一封长信,询问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规定。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全国人大将修改刑事诉讼法,民间团体和中国律师对第73条非常关注。专家们从整体上研究了法律,特别是第 73 允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条款,并解释了它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方面,包括中国自己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

联合国专家根据所获得的信息、对中国情况的了解以及他们在国际人权标准方面的专业知识,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定义和实际使用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明确的结论。他们断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剥夺了[被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被关押人]获得公平审判的基本权利,有可能损害这些被关押者身心健全的权利,并剥夺了在这些条件下被关押的人获得律师和家人探视的权利
  • 赋予警察和公安部门太多权力,这种权力被滥用于任意逮捕
  • 被用来压制言论、集会、结社自由以及捍卫人权的和平和合法权利

简而言之:通过制定和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国未能履行其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法义务。

在2020年3月的公开声明中,包括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在内的一组独立人权专家,“尽管专家们多年来一直重申其立场,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与国际人权法不相符,但中国仍持续使用这种措施,专家们对此表示震惊。作为强迫失踪的一种形式,这一措施允许当局绕过刑法规定的常规程序,将个人拘留在秘密地点长达六个月,不对被拘留者进行审判或禁止其接触律师。这种做法使个人更容易遭受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根据保护卫士的研究

  • 2013年至2020年期间,有多达57.000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自2016年以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使用出现了快速增长,在2020年达到顶峰,与2019年相比增长了136%
  • 虽然这些人并不都是人权捍卫者,但普遍认为这种措施是用来恐吓和胁迫因从事人权相关工作而对其羁押的一种策略
  • 5万7千

    人(估计)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3年至2020年期间)

  • 6

    个月:警方可以将某人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的最长(通常是平均)时间

  • 2

    个国家于2018年中国在联合国进行人权审查期间建议中国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德国和瑞士

活动工具箱

活动工具箱

下载我们的 “活动工具箱”,清晰地了解为什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帮助我们在您的圈子里提升对这个重要问题的相关意识(朋友、您认识的记者、您的社交媒体关注者)。

下载活动工具箱